【帕班帕】一场虚无的爱情

班伏里奥爱上一个虚幻的影子。

不,不是说他爱上不存在的人。他的爱人真真正正存在着,热乎乎,会喘气,一米九,大长腿,穿着浅色大衣戴着墨镜,周一到周五早晨八点胳膊地下夹着文件,手里端着热咖啡,匆匆走过地铁口。

这就是他的爱人。班伏里奥早晨七点半准时出现在地铁口对面的咖啡店,点一杯美式,七点三刻他的爱人出现在店门口,八点他的爱人走下地铁口。

这就是他的爱情,除了双休日和法定假期每天的一刻钟,他见到他的爱人。剩下的时间,他拿来等待,写作,继续他的生命。

班伏里奥是个作家,真正有艺术天赋的那种,敏感,多情,至少在遇见他的爱人之前是多情的。他写小说,拿过奖,获得赞誉,其中几本甚至卖得很好,说实话,他不爱那些“赚钱”的故事,他所有喜欢的都销量惨淡。他也接专栏,闲暇时写诗,多是些无病呻吟。

他在一个平凡的一天遇见他的爱情,虚妄的爱情。

人是很难控制自己情感的,尤其当你是一个艺术家。就像提到过的,班伏里奥敏感多情。他在一个普通的早上走进了一家咖啡店,店是随意选的,脚做出的决定。就像所有三流小说写的那样,他在一眼间坠入爱,他看见穿白色风衣的男人,胳膊地下夹着低调奢侈的拎包,墨镜支在头顶,带着礼貌的笑对服务员说:

“大杯香草拿铁,低脂无泡。”

香草糖浆浇在班伏里奥心上,他陷入奇妙的状态。班伏里奥转动眩晕的脑子,他意识到,他完蛋了,他爱上一个陌生的男人。

班伏里奥按住扑通扑通乱窜的心,他对店员道:

“大杯香草拿铁,低脂无泡。”

他好像还能闻见上一位客人身上香水的味道,天之骄子,如果没猜错的话。

那杯香草拿铁只喝了一口就被搁在小圆桌上,太甜了,只喝美式的作家没法下口。只被喝了一口的甜蜜咖啡,一开始是浓郁的甜味,咽到喉咙里苦味就泛出来,多像班伏里奥的爱情。

这甜蜜的心事将班伏里奥折磨,他不受控制地去想那个人的眼睛,声音,被墨镜压着的头发,他的笑,他的呼吸,他白色的风衣,光是想着,班伏里奥就不自觉地笑出来。班伏里奥觉得自己就像是腌在蜜里的柠檬,被甜蜜的爱包裹着,心尖都发颤。

好心情一直延续到回家,班伏里奥一路提着小石子,白色的风衣还留在他的虹膜上。我爱他,他想,我爱他,他就是那个人,我爱他。

那他爱我吗?

班伏里奥脚步一顿,小石子咕噜噜滚进草丛,忧伤悄悄地、强有力地控制住他。

那他爱我吗?

班伏里奥飞一样地逃回家。他倒在丝绒沙发上,靴子都懒得脱,他问,他爱我吗?

班伏里奥不需要答案,他只是想起来了。想起来他其实不认识那个男人,男人不可能认识他,他们只是碰巧在同一件咖啡店买了相同的咖啡,连咖啡都是班伏里奥刻意的。

班伏里奥弓起身子,沮丧地把脸埋进手掌。他很难过,更正一下,他超级难过。他的爱情在品出一点点滋味之前成了泡影,心却还跳个不停,咚咚咚,不引起注意誓不罢休。

班伏里奥按着胸口,舌尖漫出苦涩,比廉价咖啡还要令人难受的苦,心却还浸在蜜里,他想,要不明天再去一次吧,万一,万一还能再见一次呢……

隐秘的爱情折磨他,班伏里奥在七点走进咖啡店,带着他的电脑,点一杯手冲,他在七点三刻看见那个陌生的男人,深蓝色条纹三件套,价格不菲的手提包,八点钟男人消失在地铁口的电梯上。

喧嚣的人群离他而去,班伏里奥陷入无可救药的爱情。

一个月后,陌生男人迟到整整十分钟。浅色的大衣搭在手臂上,资料被胡乱塞在拎包里,男人带着墨镜,却透着浓浓的疲倦感。一册资料被翻找零钱的动作弄掉,班伏里奥捡起来递给他,男人笑着说谢谢。

班伏里奥看见男人的名字——帕里斯·艾斯卡勒斯。

于是班伏里奥知道一切,好吧,帕里斯愿意告诉别人的一切:上市公司CEO,工作认真勤奋,年方三十,英俊多金,单身,热爱生活,养狗,没有包养小情人,热爱艺术。

班伏里奥推推眼镜,食指轻轻叩击键盘,发现自己该死地想了解更多。不,了解不够,班伏里奥想接触他,谈话,聊天,皮肤的接触,更多更多。

虚无的爱情纠缠着他,生活还在继续。罗密欧和茂丘西奥还是那样,围绕着金牛犊起舞,班伏里奥却减少加入的次数。发小对他突然变性子感到担忧,班伏里奥以准备新书搪塞掉。他的生活没太大变化,写作,玩乐,他的生活也开始改变,早起,等待,文章里频繁出现的影子。

班伏里奥每天看着俊俏的影子出现又消失,等待的时间漫长而痛苦,甜蜜却无声息地冒出来,像房间阴影里的蛇,猝不及防地给他狠狠来一口。

班伏里奥学会满足,从一刻钟的时间里摄取满足感。生活与痛苦的爱形成一个微妙的平衡,班伏里奥从一刻钟里满足,班伏里奥用一整天等待一刻钟。他的诗写得越来越多,痛苦,爱情,欲望和现实成了他永恒的题材。也许再攒一攒,他就能出个小诗集。

这微妙的平衡没能长久,被他自己打破,准确讲,是被他的书打破。

帕里斯的手提包中多了一本书,高出拉链一个角。班伏里奥心被重重锤了一下,他认得,他当然认得,那就是他的书。

他怎么会……

班伏里奥舔舔嘴唇,嗓子干的要命。

那他是喜……

班伏里奥立马打住,不能继续往下想,不敢继续往下想。刚才喝掉的美式全都积在胃里,冷冰冰一大坨,班伏里奥眨眨眼,咽下突然冒出来的酸涩。他端起剩下的半杯冷咖啡,拢了拢蓝色的长风衣,低头往外走。

没走几步,他就被人撞到,半杯冷咖啡尽数贡献给了衣服。难过的情绪翻涌,班伏里奥在心里骂这倒霉的一天,熟悉的声音在脑袋上方响起:

“抱歉抱歉,你没事吧。”

那声音班伏里奥日思夜想,班伏里奥猛地抬头,撞进帕里斯浅棕色的眼睛,班伏里奥嗅见一丝紧张与雀跃。

“我会赔你一件新衣服的。”

“我,”帕里斯嗓子有点哑,他清了一下才能继续往下说,“我能给你买杯新的咖啡吗?”

湿透的衣襟贴在胸口,冰凉,班伏里奥的心狂跳起来,他点点头:

“好啊。”

评论
热度(27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